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门箫

堂堂正正做人,坦坦荡荡交友!

 
 
 

日志

 
 
关于我

小学教师,爱祖国,爱人民,有时也爱文学。愿意与所有的大江南北的文朋诗友共勉,更加乐意向朋友们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牵手远方的瓷娃娃【原创随笔】  

2017-09-24 17:3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牵手远方的瓷娃娃
——致张赞民兄弟
                                         龙宇

已别兄弟十三秋,
行走不便让我忧,
轮椅相随过冬夏,
暖春也是晃悠悠。

当年聚会北戴河,
欢声笑语震寥廓,
掏心畅谈泥泞路,
折翅也要去拼搏。

何时牵手走天涯?
独木桥上红花扎,
献给故乡书理想,
同心同德著中华。

                                                  2017/9/24  下午偶得

                                              附载张赞民兄弟早些年写的——《我的文学路》

        当淡淡的阳光,穿过丛密的树林,穿行在天际,在薄薄的白云上飘逸着,西边丹瑞色的天幕上,悬挂的红太阳越来越大,慢慢隐去了半身,像害羞的仙女隐藏于云霞中。归鸦的掠过,惊醒了睡蝉,蛙声蝉鸣,蚊吟虫唱,有了风琴的伴奏,更多了几缕的秋愁。我却像一位多愁善感的商女,守在静静地水边,等着那一轮弯月升起……
      北方的秋雨,也像南国的梅雨一样温情缠绵。秋雨时节无惊雷,亦如孤女流清泪。春女秋妇是大自然流动的风景,舞动的彩画,更是最美的神韵!在这么多年的风雨击打,使我的身心伤痕累累,有了千疮百孔的沧桑。不再是她心目中的那棵“怪松”了,却像一棵秋风一过百叶落的残柳。使得我的心境有了寒月的凄凉,吟唱的也是那一首首伤词忧曲。
      喜欢看书讲故事的我,在散文名家朱自清的感应下,在他那如诗如画的描塑中,感受到了《春》的美丽和希望。让我敲击了文学花苑的大门,用心灵感受着文字的魅力和飘逸。有时我像一只忽起忽落的蜻蜓,点击着湖泊平静的波面,激起的水花涟漪慢慢荡漾开……
      开始我写的虽然是不成形的诗句,其中的韵味还是让我兴奋。在读初一时,我开始学着写打油诗,同学们相互传扬、夸赞,这样无疑鼓励了我的信心。寒假里我又尝试着写我讲的故事和童话。写了一篇蛮长的童话《小桃核儿》,同学们读得津津有味,也给了我一份自豪。在初二的寒假里,我再接再厉写了一篇较长的短篇小说《孤胆英雄冯金林》。这个故事和人物是真实的,是我父亲战友的真实故事,是冯金林在抗日战争时期,一次离奇的惊险。我给父亲阅读后,得到了他老的赞许,使得我春节的一个假期很有意义。
      开学后的作文《看戏》,虽然被评为班中的范文,可那篇《看戏》纯属是我的“造假”。因为我写小说,一直没有出门,没有看戏的我,只好“造戏”了。从那时起我感觉小说的天地更宽广,虽然写小说的艺术性很差,但是讲的故事比较丰富,也能塑造人物,传达自己的思想。我在文学的海边浅游着,尝试着扑击浪花的亮点,感受着浪花的魅力。
      84年辍学回家的我,依然留恋着校园的时光,依然向往着学校的生活。甚至夜里做梦常常回到了校园,回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身边。为了怀念这美好的时光,我开始写我的校园生活。从86年秋,我写了一部中篇小说《风华正茂》,把少男少女的生活和心理都刻画在了纸张上。90年的春天,我四五万字的中篇小说写完了。在91年我拿给了晓春看,她说刻画得还不错,只是没有太高的艺术水平,还建议我把这《风华正茂》分成几个独立成章的短篇小说,那时我又多读懂了一份少女的心怀,多读懂了少女的独特和细致。
      我一边经营着生意,一边在空余时间依然坚持读书写字,记下生活的点滴,用诗和文字记录下了我的思想和追求。在和晓春的交流中,我的诗歌慢慢的走上了正轨,也让我的文字有了很大的提高。93年我应邀准备参加泰安市文联举办的“国际泰山诗人节”,正当我准备行程的时候,又接到“泰山诗人节”停办的通知。“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想法虽然破灭了,但是那时对生活充满希望,对人生充满信心的勇敢,让我的眼里没有困难挡路的,自己能安下心来写出早已酝酿很久的小说《网.花》。
      《网.花》是根据现实社会中思考和反思而写的,那些膨胀的社会欲望,以及人们在变革的社会中的觉醒和成长。一朵美丽的鲜花,遭受了黑网的笼罩而凋谢的故事,也是我自己在感受着改革中的变化,更多的思考现实社会的善美和恶丑。有的人在疏散的环境中,大显神通,踏上了宽阔光明的大路;有的人却迷失了方向,走上了违背自己良知的歧途。
      从94年的春天我开始写起,到98年的春天基本停笔了,写了十几万字。自己看了那时的文章,感到虽然有些单纯幼稚,但不失自己的新颖视觉和不服输的精神。人在一个时期有一种观点,在一个年龄段有一种思考。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有所成就,获得编辑出版,但也是一种付出一种收获。有耕耘就会有收获,为此我愿意付出汗水和勤奋。
      95年在众笔友的文字里,学到了很多知识,从她们纯洁的心灵中,感受到了冬季的纯净,春日的勃发。特别是淑贤对我的影响更大,让我的诗文有了情感的丰富,让我的生活有了诗愁的感悟。“她的离去”让我更多的去思考生活,让我的诗词有了哲性的深邃。再读古代诗人大家的诗词,能从诗词的含义中,感悟他们对生活对人生的理解和诠释。为了测验自己闭门学习的水平,为了自己也像三毛那样看到更大的世界,我鼓起勇气和朋友一起参加了河南“东方之光”诗书画大赛,并且获奖!让我感到了文学的魅力,感到了文学带给我的希望和梦想。我又参加首届“黄河杯”当代诗书画篆刻大赛获奖;参加河北当代文学院的文学大赛获奖等等。我的诗词被编选在“黄河杯”获奖作品集,“旭光”获奖作品集以及《梦与鲜花》诗文丛书中。被入选《中国当代中老人诗书画艺术大典》、《中华艺术家精品(分类)大典》、《名人大典》等。
      2003初冬我应邀参加了“校园风”全国文学大奖赛,获得了一等奖!接到获奖的通知我很高兴,准备在03年的12月28日参加在北京举办的颁奖大会。99年母亲的去世,2000年淑贤的离去,这些痛苦的打击和满腔的郁闷在我心中愈积愈痛。为了让自己坚强起来,走出这片阴影的笼罩,我勇敢地决定走出家门看看更大的世界。
      就当我为二哥积极地备下货物,计算着进京的6天日程时,一个不幸的打击又降临在我身上。在12月24日,我去十几里以外的德平镇进货,这也是我进京前的最后一次进货。货物拉了满满的一车(机动三轮车),我回家开的很慢,准备稳稳地慢行。就在我行驶了一半路程时,迎面开了一辆很快很大的货车,带着风呼啸而过地冲过来。我戴的头盔一下子被掀翻了,慌乱中我急忙伸出左手去拉失落的头盔。自己单手驾驶的车子却驶离了方向,“哗”地一声,跌翻进了路边的沟里。我被翻滚的车子抛出了很远,重重的扔在了沟坡上,车子也一百八十度的旋转,斜躺在离我两米远的沟坡上。
      万幸的是我和车都没有翻下3米多深的沟底,不然我会更惨!我幸运的被扔在虚软的沟坡上,如果是冰冻的地面,我也会摔得很重。就是这样,我也知道我脆弱的身体被摔坏了。感觉右边的手脚一阵阵的酸疼和麻木,我强忍住疼痛呼喊求救。虽然疼痛和痛苦在一分一秒煎熬着,我还是不停地呼救。终于有行人停下来,来了一个人……两个人……,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停下来,车上下来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我:“这不是赞民吗?怎么了?大家帮忙!”是我熟识的德平门市经理。这时我的一个亲戚也赶到了,大家慢慢的把我抬出来。聂经理急忙给我家里人打了电话,又招呼人们把我的车子抬上来。不多时三哥,大哥,朋友们都赶到了。聂经理见我的亲人朋友都赶到了,便悄悄走开了。
      大家小心地把我抬上来汽车,又把我散落在水沟里的货物搬上车子。“久病成良医”,虽然胳膊和腿非常疼痛,但是我感觉自己没有骨折。我的车子也同我一样万幸,虽然被摔得已经有些变形,但是仍然能够行使。大家决定一部分陪我去医院,一部分把车和货物送回家。
      在德平医院我拍了x光片,我的右腿和右臂都被摔裂了。这是我在追求文学的道路上又一次被摔倒了。这可能就是我坎坷的命运,不幸的人生吧。说起了命运,我不由想起了我的母亲。我这个不相信命运,不相信鬼神的人,我的母亲让我相信了两世心的感应,相信了母亲在天堂的佑护!
摔伤的我只好躺在炕上疗养,右腿和右臂都肿起来。身体挪动和翻转都十分艰难疼痛,不动的时间一长躯体就麻木了,使全身特别酸楚乏累。喜欢乱思乱想的我,精神却很亢奋,使得我夜夜难以入睡。失眠的痛苦在天天煎熬着我,一连四五天的折磨,让我的身体早已吃不消了。哥哥急忙请来医生给我调养治疗,使得我能入眠静养了。
      我养病的这三个多月里,可把二哥累苦了。二哥一边维持着生意,一边还照顾着我。他做一件事,要比常人多付出十几倍或几十倍的辛苦。我的心里难受极了,不知道为什么老天对我这样不公?我的人生为什么这样多的坎坷和不幸?为什么迈出每一步总要经受风雨的洗礼?所以我接到北京邮寄来的奖杯时,心里没有快乐的欢愉。虽然双手捧起奖杯那么沉重,但是没有灰心,明年一定再等机会走出去。
      2004年的春天,在炕上疗养了100余天的我,才能走出房间,走出院落。身体康复的我,又能欣喜的驾车出门了。虽然再登上那车,还是心有余悸,可是前方的路还是要自己走,前方的风雨依然需要自己去迎接感受。春天来了,灿烂的阳光会属于我的。为了人生的希望和自己的文学梦,我又开始了新的征程。
      04年3月,我的诗歌被北京的《校园文化报》刊登了,我也被“中国校园文化艺术研究中心”授予了“中国校园百优诗人”的称号。在5月份我参加了河北文学院举办的文学夏令营笔会大赛,我的诗歌获奖被邀请参加了“北戴河夏令营笔会”。早在02年我就参加了河北文学院的“夏令营大赛”,只是那时我没有勇敢走出家门。03年参加颁奖会的挫折,反而激励了我。当我接到文学院的邀请函,没有迟疑地决定了这次的北戴河之行,也为了挑战自我,考验自己的信心。
      7月初我就准备着去北戴河的事宜,哥哥和朋友们虽然担心我的北戴河远行,还是鼓励着我勇敢的迈出这关键的一步。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独自去这么远的地方,我也是很担心,但还是装出信心十足的样子,暗暗地鼓励着自己,不能做阵前的逃兵。人生中最难战胜的敌人,就是自己。所以我要战胜自我,用胜利的快乐证明自己。
      7月26日,侄子陪我先去了济南市,因为我自己摇轮椅去北戴河,上下火车很艰难,对我来说,那火车站台就是无法逾越的天险,所以我只能坐长途汽车了,虽然这样汽车票要贵些,但是上下车还方便。在济南车站经历了一些周折,在中午终于买到了济南直达秦皇岛的车票。下午六点三十分,我坐上了达秦皇岛的长途客车,要12 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很少出门的我,希望那些途经的城市小镇,都能成为我途中的一道道风景。可是机缘又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无论是途经的唐山,天津这样的大城,还是县市的小镇,都把自己的魅力掩饰在夜色中了。我只能无奈的像个孩童一样,很不情愿睡在这个摇晃颠簸的摇篮里了。
      7月27日早上六点半,客车驶进了秦皇岛汽车站。我最后一个下了汽车,坐在轮椅上,先是一阵茫然,我想了想还是打听一下北戴河在哪里?通过询问知道,北戴河和山海关都是秦皇岛的管区,北戴河在秦皇岛的南部(已经走过了),山海关在秦皇岛的北部。河北文学院是在北戴河接站的,为了方便只好打车去了北戴河。
      到了北戴河,受到了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我们四个文友被安置在一个房间,一个是贵州的,一个是山东聊城的,一个是河北邯郸的,我是山东德州的。我们来自四方,年龄差异也很大,但是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第二天(7月28日)北戴河夏令营笔会开幕了,下午我们去海边观海和游泳(我只是观海了)。看着浩瀚的大海,心潮起伏,多想把我也融入大海平静温情的怀抱里。望着海天一色的无际,感到自己的渺小,成了一粒沙子。感觉自己的思绪也被那清爽的海风,带进了无际的尽头……在北戴河那块神奇的地方,感受着古今人物的风采,无论是秦皇求海寻生的长梦,还是毛泽东登山对海的抒怀,那凌攀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让人无不振奋激昂!
      我在夏令营的笔会上受益很深。文学院老师们精湛的授课,让我又学到了很多知识,还结识了许多善良、儒雅的文友老师。他们来自祖国各地,学识才俊,善美高雅。他们多数是教书育人的心灵工程师。有田浩、徐宗岱、龙宇、李晓红、薛冰涛、单巨兵、王静等老师笔友。龙宇龙哥对我特别关切,无论去山海关游览,还是去别的景点都是他照顾我,推着我的轮椅,让我登山观海,他还为我写下了赞许的诗文。
      “7月28日凌晨,大家兴高采烈地去“鸽子窝”看日出。尽管由于大雾迷茫而看不见日出的壮观的景象,但我还是感到收获不小的。因为上午的那段时间,我毕竟为家里的两个女儿和残疾文友张赞民拣到了一些并不怎么漂亮的小贝壳。真想不到啊,让我觉得非常愉快而又十分羞愧的是:当我把几枚自己拣到的很一般的小贝壳捧着送给张赞民兄弟的时候,他竟然把他早已买到的两个不仅很美而且很大的贝壳回赠我。我颤抖着把贝壳接到手里,就含着热泪轻声诵读刻在贝壳上的那句话——兄弟可能不是朋友,但朋友却永远是兄弟。”……今天,我再次铺开那一张张写满甜蜜的合影,我再次追忆那一缕缕定格友谊的阳光。猛然发现:“兄弟可能不是朋友,但朋友却永远是兄弟。”这句刻在贝壳上的真言又一次温暖了我的心扉。————北戴河情思[原创散文]http://t.cn/SShDdU
      8月3日我从北戴河回来,这次北戴河夏令营笔会让我收获很大。这些四面八方的文友老师,给了我一个更大的世界,让我实现了观海登山的愿望,还让我有了一次‘男儿好汉’的感受。当时我的心怀不知为什么澎湃不起来,也没有“不到长城非好”’的豪迈。在那里我的心却异常的平静,脑海里也是一片空白,什么词句、诗句的浪花也没有涌泛起来,感觉自己是一个落俗的“江郎”回来。
      回到家,那些美好的回忆,激荡起了我的情怀。爆发的澎湃,让我写下了几首诗词的感怀:“春天//美了//绿色的芬芳 // 夏日//炼硬了// 风的翅膀 //火热//烧红了 /爱的月亮//  寻觅 //那个清爽的地方 // 带着希望 / 流浪 // 情// 乘着帆//  翱翔……
      一连三年,我被河北文学院,邀聘为“特邀记者”,却很少给文学院采集作品和报道。从05年起,我收集资料,寻访本村的老人,准备酝酿撰写以张家寨的人文历史为背景的纪实长篇小说。经过近一年时间的酝酿,在06年我开始了《火寨风云》的创作。
      06年的初冬,为了开阔自己的视野,也为了自己的写作和进取,我买了一台廉价的组装电脑。有了电脑我的生活虽然有了新起点,但是生活的另一面和生活的压力也接踵而至。生意的不景气和生活的萧条,使我那不屈的坚强再次受到了考验和打击。为此我写下了多首哀怨无望的诗句。有时痛苦的情感也在折磨着我的柔弱,甚至那种无助无望的情绪,与日俱增。我的愿望和期盼就是那平常人的生活和感受,这些感悟却入编了《中华名人格言》——“平衡心理、平淡心态、平静心情、平常生活,平安一生。”  “一个懂得爱他人,爱生活,爱生命的人,收获的爱最多,也是最幸福的。”
      每一年我虽然接到很多封邀请函,但是我参加的很少。有的是邀稿,有的是邀请参加大型的纪念活动。萧条的生活和多经磨难的我,学会了淡定,没有了那青春的冲动和狂热。难道这就是成熟吗?但是我依然尽自己的能力,向亲人、朋友和社会回报奉献,仍然按自己“心安”的思想规范着自己的人生路。
      在09年的初夏,我接到了三家重要的文化团体联名的邀请函,邀我参加盛大的“建国六十周年”庆典活动。为了这次荣誉,为了走出那片阴郁的思绪,我很想进京参加这次盛会。可是生活的拮据不得不使自己放弃,不甘心的我在不知不觉中,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网友朋友们,在‘鼠目寸光’大姐的倡导下,我得到了‘鼠目寸光’、‘海明珠’‘梦红苹儿秋’等朋友的捐助,朋友善良真挚的爱心鼓励着我,朋友真诚淳朴的关心温暖着我……
      我在北京度过了十月最精彩的几天,宏大的国庆场景,辉煌如虹,振奋着华夏大地。我也有幸走进了人民大会堂的礼堂,目睹了中国军队的风采,雄壮的三军仪仗队,神威如虹,震撼斗志。在这被誉为“共和国杰出人物”中,我似乎是最微小的。那些都是各界名流,各行精英。此行让我收获了自己的盛秋,更幸运的是有了一份美好的回忆。
      09年十月的秋意最美,把我的人生涂满了彩色,让我不再哼唱那首单调的歌,那片片枫叶燃烧似火,让我的感受更丰富,更多彩,不再只是悲秋愁思的文人,成熟了,沉稳了,丰厚了,在那一个尽善尽美的秋天……
                                                                                                               2012-01-17

        当我再次用踉踉跄跄的脚步重新走在张赞民兄弟开辟的文学路上,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沉思良久。是啊!一位残疾的兄弟,还要养活同样残疾的同胞哥哥,他们的生活之路是何等的艰难。
        然而,远方的也是清贫的我只能怀着一颗敬佩与怜悯之心,去想念他们,去忧虑他们,去祝福他们!
        真的,只要天公四季里都睁开眼睛,任何一个弱势群体都自然而然会得到上苍公平公正地赐福的……今天,我双膝跪地默念着——阿弥陀佛!祈祷神佛保佑天底下这些善良的残疾人!

                                 作者联系地址:广西三江县同乐乡同乐小学   邮政编码:545508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